历史
笔趣阁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将进酒 > 第 11 章 新岁

第 11 章 新岁(1 / 5)

,最快更新将进酒最新章节!

沈泽川的镣铐被解开,他活动着手腕,听小旗呶呶不休地抱怨着。纪纲推着独轮车手脚麻利地卸完禁军的酒水,头上裹着粗布挪过来。

小旗吩咐纪纲春前把院子收拾干净,又往外边去,要叮嘱今夜的守卫小队不许外传。

“伤着没有?”纪纲拉着沈泽川的手臂。

“没有。”沈泽川抬手擦了脖颈,这里被萧驰野卡出了痕迹。他说:“师父。”

纪纲说:“哪里痛?”

沈泽川摇头,思量片刻,说:“他的外家功夫刚猛,拳脚强劲。我觉得熟悉。”

纪纲烧毁的面容上露出惊愕,说:“咱们纪家拳,没有往外边传过。”

“他一出手,我便不敢再应。”沈泽川嘴里似乎还带着血味,他用舌尖舔舐着牙尖,又想了一会儿,说,“怕他看出什么端倪,所以没敢动真格。只是撒泼耍赖也没将他哄过去。师父,他怎么这般恨我?先生谈及时政,他此刻更恨的不该是以太后为首的外戚吗?”

“浑小子醉酒!”纪纲恶道,“柿子挑软的捏,只能找你了!”

沈泽川晃出自己的左手:“他在找这个,师父认得吗?”

那掌心里静静地躺着个陈旧磨损的骨扳指。

“军中臂力强劲者常使大弓,拉弦须得戴着这种扳指。”纪纲端详着扳指,说,“这样的磨损,恐怕拉的还是离北铁骑中的苍天大弓。不过这个萧二公子又不行军打仗,他戴这个做什么?”

***

萧驰野闷头睡了一觉,是被陆广白给叫醒的。

“昨晚上你可以啊。”陆广白也不避讳,坐在椅子上说,“才混了个差职,就去找人麻烦。我看既明刚出府,往宫里去了。”

萧驰野蒙着被子,喉咙里不舒服,说:“喝高了。”

“再过几日,我们便都要离都了。”陆广白语重心长,“你不能再这么喝下去了,喝得功夫全废,身体也垮了怎么办?”

萧驰野没回话。

陆广白说:“昨晚在宴席上,他们那般诛你大哥的心,你也多少体谅他。他在离北军务繁忙,心里还惦记着你大嫂,如今又把你留在这里,他不好受。阿野,人前谁不恭维着他,可个个都巴不得他哪次出阵别回来了。他为着这些人,还要年年带兵奔赴战场。他是不会说,可他总是血肉之躯,哪会不痛呢。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时光里的小幸运 傅少的财产归我了 纨绔二小姐:宗主大人别追了 深庭春 大秦从赘婿开始 浴血归来:宅女为谋 三国之我有无数功法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非正常三国 曾经,我想做个好人